体系经济——21世纪的经济革命
2016-10-17 10:15:36
  • 0
  • 15
  • 9
  • 0

                                                                    体系经济

                                                                           ——21世纪的经济革命

小部分人的贪婪造成了社会的不平等,千百年来莫不如此。

社会中,总会有一小部分人凭借自身体力、智力等优势,抓住机会,崛起于普通民众之间,聚集起权力、财富等社会资源,他们凭借优势以及所掌握的资源极力维护自身的利益。不仅如此,还总是奢望将那些本属于社会的资源延续到子孙后代。

历史上,奴隶社会中奴隶主占有了奴隶的一切,封建社会中封建主、地主等占有土地,剥削农民的劳动成果。到了近代,资本成为社会的主要资源,企业主、公司股东等资本持者占有资本,剥削员工们的剩余价值。而且这些社会资源居然还可以作为遗产无偿地留给子孙后代(现代一些发达国家虽然有遗产税,但后代还是可以得到大部分遗产),这是极大的不公。

在古代社会中,这些奴隶主、封建主、地主等社会经济资源占有者还不是最大的受益人,社会政治资源占有者——皇帝、君主才是社会的最大受益人。他们肆意增加税收、兴建宫殿,强取普通民众用辛劳和汗水换来的财富满足一己私欲。他们建立军队、法律、社会制度等,极力去维持他们的利益,并且任意将这些公共权力、资源分封下属、遗传后代。

奴隶主、地主、君主奢靡生活的背后是普通劳动人们付出的辛劳和汗水,前者占据社会资源,肆意剥削,满足自己的私欲,而那些真正付出劳动的民众却只能在温饱线上挣扎。这是对人人平等的践踏。

小部分群体奢侈生活的背后是对人民的剥削,是社会分配的不公。这一切都是人性的贪婪在作祟。


在古代,生产力较低,社会资源贫乏,只有少部分人才能接受教育。到了近代,生产力的提高,使教育得以普及,自由、平等的思想逐渐深入人心,扎根社会,由此在政治上揭开了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

现代社会中,政治权力已经打破世袭,基本实现了民主、选举,可是经济权力呢?剥削、遗产权依旧存在。君主退出政治舞台后,现在企业主成了社会的最大利益获取人,他们的剥削成了社会贫富分化的主要因素,也成了社会不公的主要原因。

现在的世界亟需一种变革来打破这种经济上的不平等,就像历史上共和制打破政治不平等那样。


孔子儒家思想中的天下大同,释加牟尼佛教中的极乐世界,耶稣基督教中的天国,默罕默德伊斯兰教中的天堂,一直到近代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自由平等的社会是人们从古至今的追求和向往。

人类社会从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社会一步步走来,向着自由平等演变。20世纪世界经历了一战、二战、民族独立运动,在全球范围内基本普及了民主选举及共和制度,实现了政治权力的公共化,走上政治平等。在接下来的21世纪,世界必然会兴起新的社会运动,去实现经济权力的公共化,走上经济平等。


历史上,马克思提出科学社会主义几十年后,苏联、中国等国家开始进行了尝试,但集权制的计划经济缺乏竞争、效率低下,存在致命缺陷,最终导致苏联解体,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逐渐转型走上市场经济。同时,西方国家也从原来的资本主义走向混合经济。

现在谭少锋同志提出的体系论阐明了人类社会体系也是一个生物,未来世界会走向统一,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最终都会走向体系经济(详细论证请看体系论第九章)。体系论为经济权力公共化提供了理论支持,这很可能会成为21世纪经济革命的契机。


体系经济阐述了社会中直接控制和间接调控都是必不可少的,内部竞争更是社会演化的重要推动因素。不干预市场的资本主义社会缺少了直接控制和间接调控,计划经济的社会主义缺少了间接调控和内部竞争,它们都会被历史所摒弃。现在西方国家实行的混合经济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已经脱离原有桎梏,开始对市场进行直接控制和间接调控,并重视竞争。这正是在向着体系经济发展、演化。随着人类社会的进化,世界走向统一,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也会走向统一的体系经济。

体系经济还提出了遗产额度限制、个人消费额度限制以及有员工参与的企业利润分配机制。

富豪们的财富是从社会集聚起来,只是拥有一定的支配权,不应该完全拥有其所有权,他们不能拿这些财富肆意挥霍,也不能遗传给后代。社会需要有消费限额制度来限制富豪们的生活,需要遗产限额制度来限制富豪去世后将本来属于社会的财产遗传给后代。在纸币时代,个人消费限制无法实施,但电子支付的兴起使其有了可能。

企业、公司不仅仅是属于企业主或者股东的,更是属于员工的。不仅仅是股东,员工也应该参与企业的利润分配。股东和员工一起组成企业大会,各占一半投票权,来决定企业的命运和利润分配,而不是由管理层代表股东敲定员工的报酬。现有的这种制度为资本持有者剥削普通劳动者提供便利,企业的发展壮大以及盈利多数都落入了资本持有人的口袋,很难体现在员工的工资上。

体系经济提出,大中型企业应该建立股东和员工共同参与的企业大会,一起选举管理人员、决定利润分配,实现经济权力的公共化。小型企业不稳定,允许股东、企业主直接进行决策,不过大中型企业是社会的主要部分,如果他们的员工能够分享到企业盈利,竞争会提高整个社会的劳动报酬,小企业员工的工资也会水涨船高。

企业主创业后财富增长,但其个人消费不能超过社会规定的消费限额,企业主只拥有企业的支配权,不拥有企业的所有权。企业主去世后,留给后代的遗产不能超过社会规定的遗产限额,超过的资产应该回归社会,由政府主导的第三方机构代社会公众持有,或者拍卖给其他企业主。政府代持企业即公有制企业和拍卖的收益会成为税收的一部分。

未来社会既有社会救助金来保障贫困人群的基本生活,又有个人消费限额和遗产限额来限制富裕人群的行为,员工同股东一起参与的利润分配机制也会使社会分配更趋均衡。只有这样才能实现经济权力的公有化,才能大大减少剥削,才是真正实现了自由平等的社会。


体系论论述了人类文明的演化,提出了体系经济,为经济权力公共化提供了思想指导。接下来,21世纪的经济革命或许很快就会到来,人类一直向往的天下大同也不再遥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